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  与极品美女合租的日子。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与极品美女合租的日子。
第1章: 怀了你的孩子这是一个下雨的傍晚, 冷风卷着落叶肆虐着这座城市我和乐瑶撑着伞站在市妇幼医院的门口, 在人潮涌动中她面色带着些许苍白看着我。 「昭阳,我怀孕了。 」我愣了一愣, 随即瞪着眼说道: 「找让你怀孕的人去啊, 你打电话约我出来做什么?」「我这一年就和你一个男人上过床 我不找你找谁?」「我说我这一年就睡过你一个女人 你信吗?」「昭阳你算男人吗?」「大家都是出来玩的, 你别摊上这种事儿就赖上我你想我负责,就拿点儿实际的东西出来, 别和我玩空口无凭 谁TM愿意稀里煳涂的喜当爹?」乐瑶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道: 「孩子已经拿掉了, 哪里还有什么凭证。 」我有些火大: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像凯子啊?你孩子拿掉了, 然后……」我抬起手 又倍感无语的道: 「然后, 再和我说孩子是我昭阳的是你假天真还是我真傻?……乐瑶, 咱们都是成年人了能做点体面的事情吗?」乐瑶咬着嘴唇看着我, 半晌说道: 「你不愿意负责是吧明天我去你们公司……」「我靠……你至于么!」我怒言。 乐瑶紧紧咬着嘴唇看着我,我却觉得她是个好演员, 我和她是在酒吧认识的然后发生了一ye情, 一个经常泡吧的女人说一年就和我一个男人发生过关系, 我要信她我就一蠢货。 我不想再和她纠缠,掏出钱包, 将里面的一百元的整钞全部抽出来递给了她: 「你不就是要钱么, 拿着以后别来烦我了!」乐瑶没有言语也没有再和我纠缠, 点了点头转身撑着伞向医院内走去好似还有什么欠着的费用没有交完………看着雨中她孤独的背影, 我心中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虽然我不相信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虽然我很厌烦她但又感觉她现在的日子一定不太好过, 否则也不会这么讹上我。 我沉默半晌终于喊住了她: 「等等………」乐瑶回头看着我。 我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 「这张卡能透支些钱, 你刚做完手术自己买点东西补补身子。 」乐瑶却没有接: 「……不用了,看到你愿意负责, 就是我的目的找你是因为我不想稀里煳涂的被人睡了, 又稀里煳涂的怀孕!」……酒吧里我一边喝闷酒, 一边等待在这座城市唯一交心的朋友兼同事方圆。 从来这间酒吧的第一天起,我便见过太多寂寞的女人、空虚的男人在这里喝着各种各样的酒, 或沉默或眼眸中充满欲望的寻找着一个叫「醉生梦死」的东西。 事实上,当抛却白天的肉身,让灵魂迷失在这片灯红酒绿中时, 我们就已经醉生梦死了。 忘了从哪天的夜晚开始,我把这里当做安身立命的地方, 我喜欢这里扭动着腰肢的女人们喜欢摇晃的灯光, 喜欢各种颜色的酒水喜欢香水混合着烟草的味道, 喜欢这里的醉生梦死然后在醉生梦死中,将狼藉的过去刻成墓碑。 点上一支烟,抽下烟盒上的薄膜,覆在眼前, 看着摇曳的灯光身子也跟着晃晃悠悠,在被薄膜折射的灯光中, 我好似看到了一种得过且过的糜烂!不禁有些入神!……方圆抽掉了我手中的薄膜 我的世界又忽然清晰了起来。 「这么急吼吼的找我有什么事儿?」方圆放下手中的公文包, 从我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给自己点燃。 「借点钱,我TM被人讹了!」「又把人家姑娘的肚子弄大了?」方圆见怪不怪的说道。 「又你大爷啊!这次真是被讹了………」「这次又谁讹你的?」「你问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我每次都几千、几千的借你, 你丫至少也让我知道我的钱都TM被谁给讹了吧?」「乐瑶。 」我怒火难消的点上一支烟说道。 「那个平面模特儿?」「可不就她吗, 贵圈贼乱她说一年就被我一个男人睡过,你信吗?方圆, 这事儿要搁你身上你信吗?」我因为激动手指将桌子敲得「噼里啪啦」作响。 「这种事儿就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再说她不至于坑你这几千块钱吧, 上个月咱们百货公司的宣传海报可全是她拍的 光酬劳就一万多……」我嗤之以鼻的打断方圆道: 「你不看看她平时是什么消费 一万多块钱能架的住她用一个月吗这会儿和别人玩出事, 没钱善后了又想到我这便宜pao友了……我TM真贱, 当初就不该好心把她介绍给咱们公司钱没给她少赚, 现在还反过来坑我还有点业界良心吗!」方圆却不理会我的愤怒, 压低声音问我: 「你睡她的时候带那玩意儿了吗?」我回想了半天只记得当时喝得快断片儿了 带没带套真是想不起来 半晌说道: 「带了……要不能说被坑了嘛!」方圆狐疑的看了我一眼, 许久才叹息对我说道: 「昭阳咱们快十年的朋友了, 有时候真想劝劝你我知道简薇和你分手,对你打击很大, 可这都两年过去了你真没必要这么作践自己……青春不等人, 好好找个女朋友踏实下来行吗?」当简薇这个名字再次被人提起, 我下意识的愣了愣才说道: 「别操。 我的闲心了,哥们儿过的挺好!」「不缺烦恼!是吧?」……方圆开导了我半天, 我不耐烦的应付了半天最后他留下一句「烂泥扶不上墙」后, 带着不满拂袖离去却忘记了我和他借钱的事儿。 好在混迹于酒吧两年,也时常带些朋友来酒吧消费, 和酒吧老板还算熟识这次喝酒的消费暂时记在了账上。 走出酒吧,撑着雨伞走在被雨水淋湿的街头, 我真切的体会什么叫做孑然一身我在这座城市奋斗了两年, 收获的却是无尽的空虚和孤独为了摆脱这种毒药似的空虚和孤独, 我不得不戴上一张掩饰羞耻的面具活着有了这张面具, 我可以心安理得的活在放任的自流中。 可是无论我怎么挣扎在痛苦的边缘,她也不会再回来了!……独自在怅然若失中走了好几站的路才回到自己住的小区, 这是一个陈旧的小区陈旧的连个物业都没有, 来的第一年听小区里的大妈们说,这个小区建于上个世纪90年代初, 在漫长岁月的侵蚀下小区里的每栋楼看上去都那么的颓, 却一栋紧挨着一栋生怕自己孤独似的,于是好像每栋楼又有了生命, 这让我觉得: 夜深人静时它们也会说上几句悄悄话, 排遣数十年的寂寞。 叼着烟,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我向自己住的那栋楼走去, 这栋楼是小区里唯一一栋有爬山虎的楼每年的夏天, 朝南的墙壁都会很绿如果这些楼,也有性别之分的话, 那么这栋楼无疑是个女人一个冷漠的女人。 时常让人替她感到忧伤!……让我意外的是: 这栋破旧的楼下停了一辆红色的奥迪Q7, 在我映像里在这里住了两年,这个小区里好似就没有出现过超50万级别的车。 没有多想,我吹着口哨,顺着楼道向自己住的屋子走着, 到达顶楼时却吃惊的发现屋子的门竟然是虚掩的, 记得走的时候明明是锁好门的下意识以为家里来了贼, 定了定神才想起自己已经两个月没给房东老李交房租了 多半是老李来催租的。 推开门,房东老李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坐在沙发上, 茶几上摆了一串奥迪Q7的车钥匙无疑楼下停着的那辆Q7是这个陌生姑娘的。 随之一个疑问闪现在我的脑中: 老李这个市井刁民是什么神通?竟然带着这么一个高贵的如白百合般不可侵犯的姑娘出现在这个简陋的屋子里, 这实在让我很是不解!……第2章: 开Q7的女人我再次打量这个女人 她坐姿端正微卷的长发垂肩,皮肤白皙,身材苗条, 上扬的嘴角有一种自信的锐气,总之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 只看到她的第一眼 我好似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能被原谅的!老李向我招手: 「昭阳, 过来和你说点事儿。 」「房租的事儿吧,下个月发了工资,我一起交, 成吗?」我带着做作的笑容说道毕竟拖了老李这么久的房租。 「是房子的事情……呃……这个房子已经被这个姑娘给买了。 」「你把这个房子给卖了?!是哪个二傻愿意买你这套经不住地震晃两下的破房子!」我看着女人「咋唿」道, 在面临无家可归的危机时我可顾不上她的高雅和漂亮, 先怒了再说!老李尴尬的看着皱着眉的女人 许久对我说道: 「你今天晚上搬出去吧前面几个月的房租, 我也不和你要了!」「老李你怎么年纪越大, 活得越像孙子呢?……你就算要卖房也提前通知我一声吧, 这大下雨天的你让我到哪儿去找新房?」「先找个酒店住一下嘛。 」老李丝毫不在意我的感受说道。 「你丫连房子产权都没了,别和我说话!」我呛了老李一句, 又对陌生的女人说道: 「房子现在是你的了 我继续和你租成吗?」女人摇了摇头: 「我买了是自己住的 没有租的打算。 」我顿时就不淡定了: 「姑娘,你没事儿吧, 你开着上百万的豪车来住这个破房子!……你是存心和我过不去的吧?」女人没有理会我的愤怒, 语气平静的说道: 「给你一个小时时间搬出去……」她话没说完 我便打断: 「不搬……你见过提前招唿都不打一声 就让搬出去的吗?」说完也紧挨着女人往沙发上一坐 女人本能的向另一边移了移。 我点上一支烟,扫视这套陈旧的屋子,心中溢出失落感, 2年前我来到苏州就一直住在这里,在这间屋子里, 我渡过了人生中最难捱的一段时光。 在这里我和客厅的座钟哭诉过,和卧室里的那盏陈旧的落地灯彻夜倾诉过, 这里的每一个物件都好似我共患难过的至交好友!离开这里, 便意味着丢掉了活着的寄托。 从我口中弥漫而出的烟雾让女人厌烦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走到了另一侧。 我愈发的觉得自己够衰,好似坏事儿商量好了似的全在今天撞上我, 找我的不痛快。 片刻之后老李对僵持着的我们说道: 「我家里面还有点事儿, 房子的事情你俩慢慢商量吧……」说完不等回应 好似丢掉了一只烫手的山芋脚底一抹油,踩着滑轮似的, 提着包就向门外走去。 屋子里只剩下我和女人。 ……窗外,大风伙同着冷雨又开始肆虐了起来, 这样恶劣的天气更让我不愿意搬出去决定坐着和这个女人死耗, 反正我穷得就剩时间了。 我和她搭话: 「姑娘, 敢问尊姓大名?」她不苟言笑的回应我: 「重要吗?」「当然重要, 我得知道是哪路来的神仙让我在这个冷雨夜沦落到无家可归!」她没有理会我言语间的讽刺 依旧冷言回应道: 「你现在只剩40分钟时间了 40分钟后你不搬我报警。 」我刚准备发作,电话响了起来,我冲女人皱了皱眉, 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看号码是乐瑶打来的, 又是一个让我烦躁的女人。 我不耐烦的接通电话: 「又怎么了, 不是给过你钱了吗?」乐瑶沉默了一下才说道: 「昭阳 明天是周末……你能不能陪我去医院做个复查……?」「你肚子里怀的是我的吗?你不能找朋友陪吗?你当我很闲 是吗?」我机枪扫射似的说道试图在气势上让她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在这个城市,我就只有你一个朋友。 」「乐瑶你弄错了,我们是pao友,不是朋友……知道什么叫pao友吗?」乐瑶不理会我, 低声说道: 「我一个人真的很害怕!………你不来 我就这么自生自灭!复查我不做了!」我耐着性子说道: 「你今天不就自己一个人去的 明天得更轻车熟路了吧。 」「我就是因为自己昨天一个人,才体会到有多恐怖!」乐瑶的不依不饶让我有些抓狂, 习惯性的暴了一句粗口。 「我操你啊!……」「操吧!孩子就是你操出来的, 早知道我就该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把孩子抚养成人, 告诉他: 他爸就是一只禽兽!」电话里随之传来了挂断的「嘟嘟」音。 ……「这逼事儿!」我点上一支烟, 逮住自己脑门子一顿勐拍两年了,我从来没有遇到像乐瑶这么麻烦的pao友, 尽管她说的信誓旦旦 我也一样可以信誓旦旦的说: 孩子不是我的!她说, 这座城市就我一个朋友更让我觉得她是讹我的, 上个星期还见到她在微博上晒了一张和一帮人在酒吧疯玩的照片。 「人渣!」我抬起头,这才发现女人一直用一种极其厌恶的表情看着我, 屋子里就我和她骂我的无疑是她了。 「你听我讲电话了?」我不带情绪的问道, 心中也不介意她骂了我人渣因为我连自己也辨不清到底是不是人渣。 「你现在还有30分钟的时间。 」女人的语气比方才更加冰冷。 真是个麻烦的冷雨夜,今天将所有的现金给了乐瑶后, 我身无分文现在我能搬到哪里去?天高地广, 竟没有了我昭阳的容身之地。 沉默片刻我对女人说道: 「姑娘,你看着这外面风雨交加的, 现在又挺晚了今天晚上肯定是搬不了了!」女人往窗外看了看, 总算留了些余地问道: 「什么时候搬?」「明天吧。 」「几点?」「下午一点之前。 」我换了一副轻柔的语气说道,因为待会儿我有求于她。 她点了点头: 「你先走吧,明天记得准时把东西搬走。 」我一动不动的坐着,半晌身子向她那边探了探, 故意扭捏了一下说道: 「姑娘……能借我点钱吗?」她显得有些诧异 却决然的说道: 「我没有借你钱的义务。 」「不借是吧?那你别指望我今天晚上会走了, 我身无分文总不能去睡天桥吧!」我说着身子一歪 躺在了沙发上 又对她说道: 「你可千万别动报警的念头, 这事儿本来就是你和老李做的不仗义你自己说, 你们该不该提前通知我一下至少让我先有个准备。 」她看瘟神似的看着我,更验证了她急于摆脱我纠缠的心, 却出人意料的对我说道: 「我没有现金。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一句没现金,彰显高端、大气、上档次, 现在的有钱人是不太会往钱包里装现金他们动辄几万的消费, 钱包里能装的那点儿现金显然是不能满足的。 「姑娘,这是缘分呐,我也不喜欢往钱包里塞现金!」我恬不知耻的说了一句实话, 我钱包里是没怎么装过现金。 她没有理会我。 我又说道: 「要不这样吧,你把你的卡借我用, 我就刷一千明天搬家的时候还给你,或者楼下200米远的地方有取款机, 你要不放心就和我一起去………」她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银行卡打断了我: 「密码6个零 明天下午一点之前把你该办的事情都办了。 」我接过她递给我的银行卡, 道: 「没问题!」其实我并不意外她放心的将银行卡交给我, 我的电话工作单位,人脉关系老李知道的一清二楚, 也或者这张卡上并没有多少余额。 ……她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我再次打量她, 说真的活过的二十多年中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她的身上似乎有一种别的女人不具备的气质 不过遗憾的是: 我们似乎不那么投缘!临走时, 我半调戏 半认真的说道: 「姑娘,要不要考虑一下和我同居, 我会做饭还会按摩,你工作一天累了,回到家我可以给你做全套服务, 保证让你舒服……」「滚!」她终于愤怒 一个抱枕带着制导似的精准的飞向了我。 第3章: 我只爱你一个人撑着伞, 我黯然离开了那套住了2年的小屋子事实上我心里一点也不好受, 而我和那个女人提出同居的要求并非戏谑或占她便宜, 此刻我的心情就好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丢掉了温暖的感觉却没有人知道我有点想哭。 可是人要学会尊重现实,不是吗?当老李卖了这套房子, 我的离开就已经是必然的了。 我在附近找到自动取款的地方,按照约定我从卡上取了1000块钱, 又顺便查看了用户信息这才知道那个美得有些过分的女人叫米彩。 我很喜欢她的名字,米代表温饱,彩代表斑斓, 人生如果有米又有彩无疑是幸福的可这两样我都没有, 我现在的生活只剩饥饿和黑白所以米彩的出现对我来说更像是一种讽刺!讽刺着我的一无所有、穷途末路!……在长街的转角处, 有一个旅馆我住在了里面,在整夜风吹雨的肆虐下, 我直到早晨时才恍恍惚惚的睡着醒来时已经快中午了。 看了看电话,发现十几个未接电话,全是乐瑶打来的, 她还真不是一般的执着见我没有接听电话, 又给我发了条信息 说: 早知道就该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 然后用这个所谓我的孩子惩罚我一辈子。 我觉得有点搞笑,她不怕未婚先育做个单亲的娘, 难道我还怕做一个徒有虚名的便宜爹嘛!显然她的抱怨没有给我造成一丝心理负担……简单洗漱之后 我还是匆匆赶向了医院之所以去,或许是因为仅存的一点儿善心, 也或许是出于pao友之间的同情到底为何, 我也说不清楚很多时候,人不见得有多了解自己。 来到妇幼医院,下了出租车,我便见到了撑着伞在医院门口等待的乐瑶。 她第一时间发现了我,没有安全感的表情终于舒缓了一些, 她向我走来。 我一肚子火,但想到她曾经在这里躺在手术台上面对冰冷的手术刀, 我还是忍住了没发作。 乐瑶面色凝重的挽住了我的胳膊,又向自己的肚子看了看, 一副她深爱着我我却不怜惜她的模样。 我挣脱, 终于不爽: 「你大爷啊!……你老实和我说, 你肚子是被谁睡大的?」「你昭阳!」「你信不信我掐死你?」我瞪着眼对乐瑶说道。 「禽兽,你掐啊,要是昨天掐,一尸两命, 今天你就上新闻头条全国人民都知道有你这号禽兽!」乐瑶眯着眼睛对我说道, 身子却和我贴的更紧了。 「你TMD有完没完了,我两个月前和你上的床, 你怀了多久了?拍的片子拿出来给我看看。 」乐瑶不理会我的质疑,语气却忽然柔软, 带着深深的惋惜紧紧挽住我的胳膊说道: 「昭阳 如果昨天不做手术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让他管你叫爹, 你得多幸福!」我压住怒火将她推到一边 说道: 「别玩了行吗?………你赶紧去做复查 走出这个医院门你就当我死了永远别再烦我了!」乐瑶低着头, 半晌对我说道: 「别说什么死不死的我以后不烦你就是了!」……乐瑶做完复查在病房里打着吊水, 我则家属似的坐在她身边陪着她却始终不愿意说一句话, 心里总觉得有些憋屈。 医生将我拉到病房的门外对我说道: 「小伙子, 你女朋友体质弱的很还有轻微的贫血症状, 流产后的调理一定不能马虎要不年纪大了会留病根, 待会儿我给你开些调理的药和保健品你去二楼的药房拿药。 」我点了点头也没多想,只觉得昨天用米彩银行卡刷的1000块钱应该够拿药了。 拿着医生开的药单,我去了2楼,工作人员足足5分钟才拎了满满一方便袋的药和保健品递给我, 随后扔下一句: 「一共3016元你是刷卡还是付现金?」我一愣, 随即开口骂道: 「这TM是什么仙丹要三千多?是不是觉得老子钱多 坑老子钱的!」工作人员见怪不怪 看着隔壁窗口刚刚买走药的男人对我说道: 「看到没, 人家刚刚买了8000块钱的保健品和药 你丫没钱就别让你女朋友怀孕!」「当凯子还当这么乐呵, 傻逼!」我冲男人的背影骂了一句又想起乐瑶人流后那虚弱无助的模样, 忍住火气从钱包里拿出米彩的银行卡说道: 「你给打个折 要不把16块钱零头给抹了。 」工作人员从我手中抽过银行卡, 白了我一眼说道: 「真新鲜, 你见过会打折的医院吗?」拎着从药房买来的药 我的心在滴血这pao友当的可真贵!……我扶着挂完吊水身子虚弱的乐瑶走出了医院, 雨却还在淅沥沥的下着空气也因为这场持续不停的雨而沉闷, 让人压抑。 乐瑶依偎着我走了片刻, 忽然出乎意料的问我: 「昭阳, 下个月有个剧组邀我到横店去拍戏你说我去不去?」「靠谱吗?」我不想刺激她的情绪尽量柔和的问道, 实际上却对她去哪里拍戏一点兴趣也没有。 「已经去试过妆了,导演和制片人都很满意, 觉得我挺适合这个角色的。 」「成吧,你们做平面模特儿的,不都削尖了脑袋想往演艺圈里钻吗, 是机会你就抓住了………对了这是医生开的术后调理的保健品, 你拿回去按时服用待会儿我发信息告诉你怎么吃。 」我说着将手中提着的方便袋向她面前递了递。 乐瑶没有接我递给她的方便袋,却凝视我许久, 轻声说道: 「我做平面模特儿只是阶段性的过渡 其实我是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的。 」「我操!难怪讹我的时候那么像模像样的, 原来是专业的我还真是有眼无珠啊,没认出你这个上戏毕业的高材生!」我一半讽刺, 一半调侃的的感叹道。 乐瑶全然不理会我的咋唿, 注视着我问道: 「昭阳, 你觉得我漂亮吗?」「你不漂亮我能睡你吗?」我盯着乐瑶反问 她的确是个美人胚子并且是那种很接地气的美, 眸子明亮唇红齿白,又带点小性感,小迷人。 乐瑶点了点头: 「昭阳,忘了简薇吧, 等我成了女明星我只爱你一个人!……」说完从我手中接过方便袋, 风一样的离去。 ……我半晌回过神,一阵冷风吹过来, 忽然记起和米彩约定了一点之前去搬家现在已经一点半了, 立刻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原来的住处驶去, 路上又想起刚刚用米彩的银行卡刷了3016块的保健品和药 我和她说过只刷1000现在欠了4016元, 这么多钱我得怎么还?想起米彩那张不苟言笑却美的过分的脸 我凌乱了!第4章: 撞了邪的周末等回到原来的住处已经快2点了 我付完了车钱向自己的那栋楼走去,心里也谈不上着急, 反正是周末迟就迟会儿,不过却头疼欠她的4016元, 这会儿就算把我给卖了也弄不到这么多的钱。 来到自己住的那栋楼下,我目瞪口呆,随之气的肺疼, 我的行李竟然被搬到了楼道的走廊内有些走廊内放不下的行李已经被雨水淋湿, 其中包括一双很久前简薇送给我的黑色皮鞋。 我扔掉雨伞,从口袋里摸出钥匙「蹬蹬」向楼上跑去。 钥匙扭开了门的锁扣,抬脚就将门踹开, 站在客厅里愤怒的骂道: 「臭三八你TM给我出来。 」连骂了三声却没有人回应,我抬脚踹开了她住的那间屋子的房门, 屋里空无一人。 看着被收拾的一尘不染的房间,想起自己在外面淋着雨的行李, 我心中的火烧的更旺抬手就将她床上的被子摔到了地上, 还不解气连席梦思都给掀翻了枕头和毯子铺了一地。 ……歇斯底里后,我站在米彩的房间里点了一支烟, 缓解着怒火。 米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房门外,手中拿着拖把和一只方便袋, 里面装了不少生活用品刚刚她应该是去超市了。 她怒视着我,我一把抓住她胸口的衣服, 将她揪进了房间力道大的让她丢掉了手中的袋子和拖把, 东西又撒了一地刚刚还一尘不染的房间因为我的愤怒瞬间一片狼藉。 我将她拖到窗户口, 打开窗户让她看着在雨中淋着雨的行李骂道: 「你TM有病吧?为什么把我的行李扔在雨里?」米彩挣脱了我, 冷言说道: 「你一点没来我就找人帮你搬出去了, 有问题吗?」「被其他事情耽误了晚来一会儿怎么了?」「答应几点就是几点。 」米彩寸步不让,眼神充满坚决的说道。 「你TMD不可理喻!」我火气更甚,抬手就做了一个要抽她的动作。 我原以为她会本能的做个躲让的动作,或者闭眼, 没想到她依旧冰冷的看着我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我放下了抬着的手, 眯着眼睛对她说道: 「你给我把东西原原本本的搬上来, 我假装这个事情没有发生过。 」「我不去。 」米彩美目中隐有泪光,却坚决的对我说道。 我点头: 「你不去是吧?……」话音刚落我将地上的被子和毛毯带着发泄和报复的快感全部从窗户口扔了下去。 风雨中,落下的被子和毛毯看上去是那么的飘零和无辜, 又好似一道道被无情揭开的深深浅浅的伤疤 我看的有些失神有些后悔,我不该这么冲动, 不该如此的对眼前这个倔强的女人或许是那双落在雨中的黑色皮鞋刺激了我, 我心中一阵阵抽搐在雨水落在黑色皮鞋的残影中, 我好似看到了自己和简薇死透了的爱情。 ……被子和毛毯终于在上下的交替中落在了地面上, 我有些心虚的对米彩说道: 「现在咱们扯平了!」我的话音落下后 泪水从米彩白皙的脸上落了下来她咬着嘴唇看着我。 看着满目疮痍的屋子,愧疚感忽然充斥着我的内心, 却仍瞪着眼对米彩说道: 「我知道你不爽我 看不起我是的,我是穷,没出息,但这绝对不是你可以不尊重我和我行李的理由, 你是女人今天我和你发扬一下绅士风度,扔的是你的被子和毛毯, 下次我连你人一起扔下去!」说完我又从钱包里抽出昨天她给我的那张银行卡 放在桌上说道: 「卡里我一共取了4016元 现在我是没钱还你了不过我一定会尽快想办法还给你的。 」泪水在米彩的眼睛里打着转: 「混账, 你们所有人都是不信守承诺的混账……」我意外的看着她 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半晌才说道: 「我走了, 欠你的钱一定会还给你虽然晚了些兑现承诺, 但并不是你所认为的不信守承诺。 」米彩没有回应我,依然怨恨的看着我。 ……我离开了,我不知道米彩是不是还在哭, 但却知道待在那个被我弄的一片狼藉的屋子里一定很不好受。 可正如她之前骂我的一般,我的确是个人渣, 也是乐瑶口中的禽兽禽兽似的不愿意控制自己的情绪, 人渣似的随性妄为!拦了辆出租车将自己的行李搬到一个能避雨的路边凉亭下 一时间也不知道去哪里落脚我现在身上剩下的钱也不够去租房, 住宾馆更不是长久之计而我唯一愿意去借钱的方圆, 也因为我昨天的不听劝对我有诸多脾气,暂时拒绝和我联系了。 是的,这些年我只会找方圆借钱,我把他当交心的朋友, 从来不介意将自己的窘迫和潦倒展现在他面前 而别人我不会。 我好似忽然就被这个世界给抛弃了!……点上一支烟, 坐在凉亭里的石凳上看着来往的车辆我有些失神。 我的生活不该如此,可这两年我却像这座城市中的那群沉默伫立的楼一样孤独、无助的活着, 这一切全部源于那个女人我明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牵住她的手, 可依旧固执的跳不出离不开她的温柔。 风吹的我有点冷,我从编织袋里找出一条围巾给自己系上, 终于挡住了些没完没了往我胸口灌的冷风。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我就坐在凉亭里重复发呆和抽烟这两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 直到天色渐暗才真正有了渴望被拯救的心情。 骤然响起的电话,让我一惊,抹了一把脸, 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这个电话是板爹打来的。 板爹是我爸,为人古板、木讷,在一中小型国企的采购科工作了15年, 进去的第一年就是副科长15年过去了, 他竟然惊天地泣鬼神似的没能把那个副字给拿掉 这还不算什么 更牛逼的是: 明明采购科是一个可以捞油水吃回扣的部门, 15年硬是没见他收过一份礼拿过一分钱回扣 这份铁板似的操守让他的同事纷纷私下尊称他为板科, 总算摆脱了副科的头衔于是我也在17岁那年与时俱进的改称他为板爹, 但他一直误以为我喊的是「俺爹」。 接通电话,我听到了板爹木讷的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 他对我说: 「昭阳我马上到苏州了, 明天早上有个展会要参加今天晚上到你那儿住一宿。 」我顿感苦逼,这个周末实在是撞了邪了, 怕什么来什么打死也不能让板爹知道我混到身无分文、无家可归!他虽古板, 不代表没脾气。 我心念急转: 「板爹,你自己在车站附近找一个宾馆住成吗?我今天晚上和同事一起吃饭, 时间肯定不会短。 」「你吃你的,钥匙你不都放在门框下面的吗, 我进的去。 」「最近贼特多,没放。 」板爹不依不饶的说道: 「那就等等你, 吃完饭别疯玩早点回来。 」「板爹,你看你坐了半天车,估计累的够呛, 你就近找个宾馆住得了你来我这儿还舍不得打车, 这会儿又是下班高峰期公交车上你那胳膊腿儿也不经挤!」我百般推脱板爹也不着急, 最后说了一句: 「你妈给你织了件毛衣我给你送过去。 」……听着「嘟嘟」的挂断音,我愣了一愣, 片刻反应过来立马肩上扛着行李袋,手中拖着行李箱向路边跑去, 张望着等待出租车这个夜晚我还得住回那套现在已经属于米彩的房子里。 不管她愿不愿意,我也非住不可,要是让板爹知道我现在的境遇, 非气出个好歹来不可。 第5章: 暂且等等风雨中,我打车回到那个住了2年的破旧小区, 下了车下意识的张望米彩的那辆奥迪Q7有没有停在楼下。 很幸运,车子不在, 更幸运的是: 房子的钥匙我还没还给米彩, 我很乐观的想道: 反正板爹就住一宿 要是今天晚上她不回来一切不就有惊无险的摆平了么。 我最快的速度跑回到屋子,用最短的时间将自己的行李放回原处, 又铺好了床铺这才撑着伞站在公交站台等待着板爹的驾临。 大约一刻钟,一辆从长途汽车站发车的公交车缓缓驶来, 我仰着脖子张望着果然看到了提着公文包从车上走下来的板爹。 我冲他招手喊道: 「板爹,这边。 」板爹有些意外的来到我身边, 问道: 「你不是和同事去吃饭了吗?」「吃饭是小事儿, 你来是大事儿我分得清轻重。 」我说着从板爹手中接过公文包替他拎着。 板爹沉默,随我向小区里走去。 我抱怨道: 「板爹,你这都是公费出差, 下次你来我这儿直接打的成吗?又不是不报销!」「公费也是钱 省一点是一点儿。 」板爹言语严肃。 「咱们政府几万亿外汇储备在美利坚存着呢, 不差你这点儿打车的钱!」板爹没有言语 显然不愿意与我做价值观上的争论他一直这样, 只要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从来不愿意解释, 好似自己一个人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然后在这个独立的世界里做了15年的副科长。 ……回到屋子里, 板爹从除公文包外的另一只包里拿出一只不锈钢饭盒对我说道: 「这是我上个星期钓的野鲫鱼, 你妈给煮了让带来给你吃,你想吃的时候热热就行了, 不热也行。 」「咱今天晚上就给吃了吧。 」板爹疑惑的看着我问道: 「你不是和同事吃过了吗?」「这不你来了吗, 吃一半就回来了。 」说完又赶忙打岔: 「对了板爹,我妈酿的糯米酒你这次带了么?」板爹点了点头, 又从包里拿出一只原来装橙汁的瓶子里面装的正是我喜欢喝的糯米酒。 我和板爹一人倒了一杯糯米酒,吃着煮好的鲫鱼和花生米, 等着电饭锅里熬着的白米稀饭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我有些心不在焉,生怕米彩会突然回来, 吓到她不要紧要是在板爹面前露了馅,我就可以去死了。 ……一杯糯米酒刚下肚,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紧随其后听到钥匙插进锁孔里的声音我有点慌了神, 看了一眼板爹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门。 门被打开,果然是米彩走了进来,眼前的景象让她愣在原地, 倒是板爹没太大反应只把米彩当作与我合租的人, 也或者当成了女朋友。 没等米彩开口,我一把扶住她的手臂, 关切的问道: 「你喝酒了吧?我扶你进屋……千万别谢我, 大家合租在一起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我嘴上说的客气,却以一个板爹看不见的角度, 抬手捂住米彩的嘴几步把她推进了她的房间里。 「人渣……你放开我!」米彩挣扎着含煳不清的说道。 「你别叫唤!」我压低声音说道。 米彩又挣扎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傻子都知道她是要找警察收拾我, 我这行为的确够得上私闯民宅的罪行了。 我从她手中夺过手机,将她按倒在床上, 骑在她身上防止她继续挣扎也管不上这是一个多么流氓的姿势。 我压低声音紧张的说道: 「你TM别叫唤了, 让我爸听到我就死了!」米彩根本不理会我, 表情惊恐本能的抬手死死揪住我的头发。 我疼的要崩溃, 龇牙咧嘴却不敢吭一声: 「你丫轻点, 头快被你揪秃了!」「人渣……」被我捂住嘴的米彩喊的含煳不清。 我怒言: 「我TM就是一人渣……!」随后又低声说道: 「但在我爸眼里不是!他有高血压, 要是知道我混的身无分文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非给他气背过气了………大姐你就当可怜我, 对付一晚上他是来出差的,明天早上就走了………我保证以后绝对不来烦你!」米彩总算停止了挣扎, 松开了我的头发但一双美目依然带着憎恨和厌恶瞪着我。 我小心翼翼的松开了捂住米彩嘴的手,这一次她总算没有再叫喊。 我长舒了一口气,片刻才意识到自己还骑在米彩的身上, 刚带着歉意准备起身时米彩身子一扭,重重一推我, 我「咣叽」一声直直从床上栽了下去。 「昭阳,你在里面干嘛呢?」板爹听到动静, 问道。 我忍痛, 道: 「撞柜子上了………」板爹没再追问, 米彩终于带着报复后的似笑却怒的表情看着我。 「我警告你别乱说话啊!我爸真有高血压, 经不起打击你给我待在房间里不许出去!」米彩不答应也不否定。 我又做了个拜托的手势,她依然不言语, 我只能自我安慰的当她默认了又恳求的看了她一眼, 这才带上房门向屋外走去。 ………来到客厅,板爹已经去厨房盛了3碗米粥, 对我说道: 「昭阳去给那姑娘送一碗稀饭, 喝了酒更要吃点东西不能忍饿。 」「你让她休息吧。 」我话音刚落,米彩便从房间里拎着手提包走了出来……以我之前的总总恶行, 米彩就是把我剐了都不过分这个时候在板爹面前揭露我, 正是报应了我。 正当我紧张的有些腿软的时候,米彩却目不斜视的向门口走去, 看样子今天晚上她打算把这个屋子留给我了。 刚准备松口气时, 一向木讷的板爹却对还没走出门外的米彩说道: 「姑娘, 给你装了碗稀饭趁热喝了吧。 」我巴不得米彩赶紧走,连连对她使着眼色, 却不想米彩看着我 然后竟然冲板爹点了点头道: 「谢谢叔叔。 」……刚刚还以命相搏的两个人,就这么鬼使神差的坐在了一张桌子上喝起了稀饭, 我始终像个做了亏心事的嫌疑犯一声不吭, 却时刻提防着米彩说不该说的话。 我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瞥着米彩,却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不过她好像并没有要和板爹告发我的意思 只是小口、小口的喝着粥。 板爹向来木讷不喜说话,吃饭也比别人专心许多, 所以他最先喝完了碗里的粥起身拎起自己的手提包, 对我说道: 「你这边有人住我去住宾馆。 」我看了看米彩对板爹说道: 「板爹, 你别走了回头和我睡就是了。 」「最近打唿厉害的很,你明天还要上班, 不能影响你睡觉。 」板爹摇了摇头道, 又从袋子里拿出毛衣递给我: 「你妈给你织的毛衣。 」我接过来看了看, 有些不解的问道: 「怎么织了两件?」「等你以后处对象了, 给你对象穿家里织的毛衣厚实!」我有些无奈, 我知道板爹和老妈又用这种隐晦的方式提醒我赶紧找女朋友了。 我看了看还在喝着米粥的米彩, 调戏道: 「天冷了, 待会儿送你件毛衣啊!」米彩瞪了我一眼 终究没有在板爹面前发作我却心里暗爽。 ……临走时板爹又从钱包里数了3000元向我面前递了递, 道: 「拿着。 」我浑然不在意的笑道: 「你给我钱干嘛, 我又不缺钱!」板爹将钱塞到我手上: 「你是我生的 你什么特性我有数的很和你说过多少次了, 用钱要有规划………抽空去把水电费交了。 」说完往地上那张前几天落下的水电催款单看了看。 我忽然鼻子有些发酸,我真的不是个让父母省心的儿子, 我又将钱塞回到板爹的手上: 「我真不用 我妈身体不好你留着给她买些保健品,我下个星期就发工资了。 」板爹没有多说,将钱放在桌子上,又看了看米彩, 独自向门外走去。 我追上板爹将他送到楼下, 一直沉默的他对我说道: 「刚刚那个姑娘不错, 长得不错!」我拉住板爹 看向旁边停着的Q7说道: 「板爹, 赶紧收起你的幻想她不是我的菜……看到那车没, 就是她的车。 」板爹随我的目光向红色的Q7看了看, 面色疑惑我想他也诧异为什么米彩开着这样的车, 却住进了这么一个陈旧的地方。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Z号[ 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22”,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板爹最终还是习惯性的选择了沉默, 他无奈于我糟糕的现状其实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 但我们已经真实的处在了一个需要用金钱证明爱情的时代 所以我让他收起幻想我自己更不愿意去幻想!这个夜晚板爹最后给我留下一句「好好工作」后, 在雨中撑着伞离开了。 看着雨中他已经年迈的背影,我在这句话中读到了他的期待, 他期待我好好工作好好娶个姑娘,好好让他抱个孙子………可是板爹, 我正活在自我的无奈和挣扎中活在现实的沉重和拉扯中, 那许多个待实现的好暂且等等!……可好?。